請百度搜索中正拍賣關鍵詞找到我們!

拍賣指南


  拍拍學府標準網絡拍賣規范發展的路徑

   “一路狂奔”下的網絡拍賣

  自2000年左右的上一輪網絡泡沫破滅以來,社會逐步走過了對網絡應用的熟悉與磨合階段,現在我們已感覺到越來越多的傳統行業不約而同開始在網絡應用的道路上一路狂奔,拍賣領域也不例外。
  2012年,國內拍賣行業網絡拍賣的成交量超過11億,拍賣內容涵蓋藝術品、機動車、農產品、排污權等廣泛領域,還有相當數量互聯網等企業進行的網拍活動未計入其中。包括佳德在線、上海國拍、以及中拍協公共拍賣平臺等一批業內的網絡拍賣系統開始陸續成型;另一方面擁有互聯網背景的企業也快速進入這一領域,如淘寶、易拍全球等第三方拍賣服務平臺,也有經營藝術品的趙涌在線、經營機動車的車易拍等互聯網競拍網站。國內方面,老牌競賣寡頭佳士得網絡實時競拍量增長迅速,2011年網拍競買量比上年增加25%,而蘇富比則在2007年初便推出了“my Sothebys”網拍服務。
  總之,很難想象,一個擁有千年歷史、形成產業300余年的傳統行業正通過網絡迅速走上整合資源、挖掘新興客戶之路。

  群雄并起呼喚規則出臺

  顯然,對網絡拍賣,國內熱情并無二致,但如果說真有不同,用國外“寡頭獨大”和國內“群雄并起”來形容二者間的差異顯然頗為形象。
  之所以這么說,是在于國外傳統拍賣市場的寡占局面下,佳士得、蘇富比等企業借助市場主導地位,在網絡拍賣的應用中具備了更多的主導優勢;與之鮮明對比的是,國內拍賣業發展至今不到30年,市場集中度仍然較低,許多業務領域還有待發展。因此,電商時代下,國內拍賣的“觸網”,更多是在傳統拍賣企業、互聯網力量的共生、互動下開始推進的。在傳統拍賣企業、互聯網企業,甚至政府、產權交易機構的紛紛加入后,網絡拍賣的“群雄四起”和“烽煙滾滾”意識在所難免。
  但從長遠看,在網拍勃勃生機之余,各家各具特色的網拍活動,始終無法掩蓋法律法規缺乏、規則不一的現實。毫無疑問,這將為客戶利益的保障以及公平市場競爭環境的營造投下濃重陰影。
  好的消息是,2013年,國家標準委正式立項《網絡拍賣規則》國家標準,并指定中國拍賣行業協會牽頭起草。對規則的呼喚已成為不論拍賣行業還是新進的互聯網拍賣平臺的共識。

  現有法律框架下的變通與融合

  但網拍國家標準起草之初需要明確回答的焦點問題也確實存在。
  首要的問題在于規程的約束范圍。發布于1996年的《拍賣法》明確規定適用于拍賣企業。其調整的范圍顯然并不能涵蓋當下現實存在的由互聯網企業等進行的各類網拍活動,并且,毋庸諱言的是,面對拍賣法和商務、工商的諸多監管,對一些網拍經營者而言,選擇做非拍賣企業恐怕還能是自己擁有更多的騰挪空間。因此,是嚴格延續拍賣法范圍還是有所突破,這是網拍規

  程起草中無法回避的問題。對此,我個人更傾向于尊重當下形式多樣的網拍現實,在遵循拍賣法的原則框架的同時,更著眼融通各類經營性拍賣活動,并努力為之提供切實可行的網拍主要程序與基本要求。因為,唯有拋除非此即彼的陣營之見,規程的推出才能推動網拍更好地服務于社會大眾。
  而另一個核心問題則涉及拍賣師職業的走向,因此完全的網上競價似乎并不需要拍賣師喊價。并且事實上,當下的很多拍賣系統也確未留出拍賣師網上操作的接口。對此,我個人并不贊同:即使完全采用網上競價,拍賣師仍可根據競價情況調整競價幅度、提醒拍賣規則和注意事項,這將有效提高網上拍賣活動的效率和質量。打個比方說,這恰恰好比再精確的程序計算也并不能代替法官的案件裁量工作。事實上,現實中的拍賣師不僅應是優秀的喊價者,更應是拍賣業務的專家,他熟悉拍品、了解市場,諳熟拍場心里。因此,網拍中引入拍賣師的作用對拍賣活動應是大有裨益的。但這一點,社會的了解有待深化。
 
  總之,回答好以上兩點,網拍規程起草才能真正鋪開。國內網拍“群雄并起”的局面對科學合理的網拍規則設計,乃至法律規范的出臺都提出了頗為復雜的話題。倘若能夠堅持現有法律框架,尊重市場發展現實,并給予適當變通與融合,相信或能打開網拍時代新的規范發展空間。
(來源:《中國拍賣》)
在線客服
拍賣咨詢拍賣咨詢
在線客服:
0552-3721166

請掃描二維碼
打開手機站

[向上]
双色球红球出现次数